江望陵

摸鱼

安迷修发现他的牛奶盒子轻了许多。

他回头,看见病号在打农药。



冬末的流感来势汹汹,雷狮这次措不及防中了招,本来他身体免疫力杠杠的,撑不住他自个儿作,白雪飘飘的非得拽着狐朋狗友出去撸串,结果天寒地冻的人老板也不是傻子,早收摊子回家窝着了。雷狮以为他还是个正值阳光的小伙子,为了一顿串儿就可以上刀山下火海,没有串儿还可以就着冰阔乐和流感大战三百回合,结果,遭报应了呗。

他雷狮,一个一米八的好男儿,在连灌三听冰阔乐并且绕着小区跑了个一万米之后,光荣的,感冒了。

真的,安迷修为他默哀。


“你偷喝牛奶?”

安迷修悄悄走到他身后,话音没落,雷狮一个大招就放偏了。

“我去安迷修你是猫爪子??走路不带声??”

“我拖鞋买的好。”安迷修一顿,“你又偷换话题,冰箱里鲜牛奶你喝的吧?热过了没有?”

雷狮寻思着这一把拿不到mvp了,顿时烧着了。

“安迷修你混蛋啊!你想想这几天喝的都是什么玩意儿??除了999和板蓝根还有没有别的了?!没有!!家里永远只有鲜牛奶!你是不是满脑子的养生堂!我要喝啤酒!!”

安迷修一贯的没生气。

“那我明天就在家里放格瓦斯。”


雷狮气得想就地法办了贼人安,但就是这样,他在被说晚安之后还是获得了一杯牛奶,加热过了的。

又是痛恨感冒的一天,雷狮大口灌了一杯鲜奶。


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