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聆砸

除了七花还没有我肝不出来的。

我,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,哇〒▽〒
他是我的仙女我的天使我的小可爱我的一枝花

跪求玉箫爸爸🙃

十几发单抽都是三花,还特么一半儿一样,三花聚顶要飞升了我
一抽两百叶呢你们怎么下得去手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

草稿风w
突然发现一个仙风道骨的小哥哥

【党拟】初会


 【中共:王晨黎  
  苏共:弗拉基米尔·布拉金斯基】
  

  那是弗拉基米尔第一次见王晨黎,而王晨黎却已观望这个人无数次,无数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办公室里的光线充足,亮亮堂堂的。旧式的风扇呼呼啦啦的吹着,在安静的这里 两人都听得很清楚。
 

  弗拉基米尔眯起猩红的眸子,打量着面前这位清瘦的少年。

  他支起身子想要看的清楚些。

  嗯……面色有些苍白,还像个小学究样的架着个玻璃制眼镜,头发比我的长……还扎了个辫?不过看起来很顺,还蛮乖的样子……

  弗拉基米尔打量着,思虑着,还倒皱起了眉。

  这个人不像共产党,倒像个诗人。

  共产主义诗人吗?弗拉基米尔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。

  以貌取人可不好,即使王晨黎的外表看起来和一只兔子差不多。

  “王晨黎同志,请把资料给我吧。”

  他闻声抬眸,跌到了一片深邃的赤红里,是弗拉基米尔的眼睛。

  像赤色的海一样,又像茂盛的,赤色的森林。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这种浓墨重彩的赤红侵略吞噬一般,深深的陷在里面。

  王晨黎张了张干燥的嘴唇,想说什么,却又没有说出口。

  不太想提这件事……可是陈独秀先生……

  “王晨黎同志,你们党内有什么困难吗?”弗拉基米尔放下手中文书,摘下阅读用的眼镜擦了擦。“你们好久都没有组织工人运动了。”

  他两手支起下巴,直视着王晨黎。

  “还是不肯接受援助吗?”

  旧式风扇呼呼啦啦的吹着,风若有若无。

  王晨黎乌黑的发丝被吹拂起来,扫到脸上,有点痒,又像牛毛细雨一般落下来。

  沉默了一会,王晨黎镇定又缓慢的回答道: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。布拉金斯基同志。”

  如果我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共产国际的所谓援助,现在恐怕就没有资格同您这样平等的谈话了吧?像中国的皇帝对待他的臣子一般,您也会这样对待我吧?

  我不愿意,更不接受。如果贫穷可以换来与您平等合作的机会,而不是做您革命的附庸,我想这才是我追求的,与您兄弟般友好的关系。

  我明白,鱼与熊掌,不可兼得之。

  “这似乎是你们中国的谚语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这下换成了弗拉基米尔的沉默,另一种沉默。

  压抑。王晨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词。虽然还不至于让他透不过气来,但苏联人的沉默带着压力,空气似乎像水银一样滞住了,旧式风扇的噪音被放大,放大。

  王晨黎的额头上流下一滴汗,没入发丝之间,消失。

  “可是如果你们不接受共产国际的援助,你们根本没有余力组织工农,跟没办法输出革命。”

  弗拉基米尔从座位上站起来,拿起王晨黎刚刚给他的报告翻了翻,又把它还给王晨黎。对他笑了笑 ,没有笑进眼里。

  极公式化的笑容。王晨黎垂下眸,不去看它。

  “您曾否定过我的存在,先生。”王晨黎沉声说道,但音色依旧带着少年的青涩。“您不会忘记了吧?《孙文越飞宣言》 ,您和王文正(国民党拟人)并不相信中国会建立起红色政权。”

  “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弗拉基米尔绕过桌脚,走到王晨黎身后。

  “中国革命情况确实不适合布尔什维克。国际共识。”他淡淡的说。“共产国际派来领导中国革命的鲍罗廷同志也不相信。但这不是理由。”

  “这不是理由,也不该成为理由。”

  王晨黎动作一顿,瞳孔因惊讶而放大。

  “没有什么地方不适合马克思主义,如果不适合,那就让它变得适合起来 。”

  “我们的赤旗,会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直到我们扔下枪支,把它们踩碎,因为我们不再需要艰苦的革命了。”

  “王晨黎同志,光荣在于平淡,艰巨在于持久。伟大的事业需要时间的打磨,而我有这个信心。”

  旧式风扇的噪音似乎消失了 ,王晨黎没有听见,兴许是他聋了,或是内心的呼喊太大声。

  “布拉金斯基同志……”

  “你我不用这么生疏,虽然说是第一次见,但叫我瓦罗金卡就好。”

  王晨黎咽了咽喉咙 ,抬起头来,用那对晶莹的,宝石一样的红眸与他对视,开放出真诚的笑容来。

  “谢谢您的鼓励……弗拉基米尔同志。”我会做的更好的,为了那向往的红色,为了那白鸽飞舞的明天。

  "又叫我什么?" 弗拉基米尔搭上他的肩膀,回应王晨黎的笑容,“还真没见过你这样别扭的人 !”

  “我也没见过您这样雄心的人。”

  “哈哈,好小子!中午一起去吃个饭?看你文弱的样子,能喝酒吗?”

  “老白干的话,还是能喝一些……哦,还有,代陈独秀先生向你表示感谢……”


  这是弗拉基米尔第一次见王晨黎,而王晨黎早已将这个人在心底观望了无数次。

  他时常会想,苏维埃,他会是个怎样的人?是严厉的还是温柔的?是热情的还是冷静的?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凶残还是像党内流传的那样神圣强大?

  这一切猜测好像都不太对。

  弗拉基米尔布拉金斯基,很难概括,像最深处的海水中的漩涡一样神秘,像古道上奔赴的阳光一样充满希望,像苏联国旗上庄重的红,革命的红。

  我没有选错人。我没有选错信仰。我没有选错这条革命的道路。

  在未来的许许多多次回忆里 ,这一幕总是在王晨黎脑中放映着,一遍又一遍。在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之后,王晨黎也依旧这样认定 ,并坚持着这条鲜红色的道路。他一直收着那面苏联国旗,镰刀锤子五角星 ,让他怀恋又振奋着。

  这是弗拉基米尔第一次见王晨黎,这是王晨黎第一次认识真正的弗拉基米尔。

  然后这一生的故事与传奇,便已落笔书成了。

【我这样一个历史不及格的理科生想要继续写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……哦还有名字来源于贴吧里一位写手的同人文(并没有授权……)这这这算不算抄袭呀???】

【露中】1992年的新春祝福

● (大概是?)新年贺文 ,cp露中,国拟向,有省拟
● 严重的OOC注意注意!
● 张嘴吃糖呀

【写给世界上最可爱的两个人,新年快乐】

        傍晚太阳落下来,北京城里大街小巷挂起来的红灯笼显得更加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即使年关,王耀和王京还是相当忙碌,直到日落时分才刚刚结束一天的公事。 返回私宅的路上,看到家家户户房檐挑起了红彤彤的灯笼,门口也贴上了火红的对联,王耀感到欣慰,小孩子们欢笑着从他身边跑过,欢声笑语不休,溢满了北京城交错的每一个胡同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的小孩子们都不知道战争是什么样子,真是珍宝啊。 眼前热闹又红火的景象让他不禁微笑起来,北京城已经热闹了很多年,几乎久到让王耀忘记这里曾发生的悲苦。人们脸上洋溢笑容,传递着生者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人们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王耀想着,拉了拉身上的棉衣,转头看向身边的王京,从怀里掏出个红包塞过去 ,爽朗的笑道:“拿好咯,今年的压岁钱,又大了一岁。小孩子长的真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 1991年圣诞节后王耀过的第一个新年,那人没在身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去年就说好再一起过年的,你个骗子,食言了。  
 
        鼻尖忽而感到一丝凉意,王耀抬头看,暗色的云层压低,漫天雪花像天鹅的绒毛,轻飘飘的好似浮在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 又开始下雪了。北京城里从来不缺这东西,莫斯科也一样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人在北京过踝的雪地里,曾笑着对王耀说过每一个俄罗斯人见到雪都应该想起自己的故土,无论他在哪里,他永远是雪原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他说,我为此可骄傲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 雪越下越大,很快王耀的头顶上落满了白雪,像头发白了,干燥的雪被他自己抬袖拂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老了一岁。我可是个五千多岁的老头子啦,你还非要让我叫你老大哥,你看,折你阳寿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王耀顶着风雪到了胡同口 ,仿佛又看到那人欣长的身影,安静的站在雪地里,又像往常一样微笑着看过来,道一声新年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假的,幻想。王耀匆匆下了个定义 ,否认他的感官,径直从那人身旁走过,只听到了风声。

       “中国君要无视我吗?我可是特地来陪你过年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嗓音再次响起 ,王耀忽然晃了神,眼中带着惊愕,又猛地回头拽住那人的袖子,喉咙里含着的念了百遍的名字就要蹦出来,而他全身却又颤抖着,惊讶的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 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 不可能!王耀像被电击了一样抽回袖子,双眼空洞,那一点惊喜也消失的极快。 那人宝石一般的紫色眼眸轻轻闭了起来,另一只手轻轻握住王耀颤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能像他一样叫你小耀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新年快乐,小耀。”

        王耀好容易从惊吓中平静下来,琥珀色的眼眸打量着高大的斯拉夫人,似是要确定什么,干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要来怎么不和我提前说一声,我也好去接你,你这样一声不吭杵在我家门口……我还以为我着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想给你个惊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不好意思的拉了拉围巾,抖落了肩上的积雪。 王耀看他有些落魄的样子,伸手把他身上的雪拍掉,无奈的数落到:“我说你啊,你都有能耐搞得到春运的机票,怎么就不记得带把伞?你这是要成军需处长啊?”

        男孩没说话,微微倾身将自己的位置放的矮一点,眯眼笑着,等王耀抬手拂去他发上雪,再邀请他进屋喝一碗姜汤,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包饺子,贴对联,在屋檐上挂上红灯笼和中国结,像以前一样,两个人安静的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王耀会这样做的,他像那人一样的了解王耀。王耀也确实这样做了,一切都如此自然,在炮竹声声里,新的一年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 烟花在天空中绽放,五彩的光划过漆黑的天幕,印在窗户上,像彩虹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又老了一岁。看着沙发上人的睡颜,俄国人睡得很安稳,金色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可爱地像一个小动物。王耀心里想,又老了,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 王耀给伊万盖上毯子,想想还不够,又撩起他柔软的额发,在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 嗯,完美,每年都是这样做的,这才完整嘛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您,小露西亚先生,新年快乐。”




(按道理是要后天发的但是我忍不住……)

    民那新年快乐!

      那是你穷尽一生谱下的赞美诗吧,赋予了岁月的芳华,成长的代价。

      那是你最珍贵的相识吧,即使像是在梦里,即使那里没有遍地繁花。

      一日碧落,三尺黄泉,你守着一场春秋大梦,即使生生不见,或许时光倒流,才有相见的那一眼万年,但岁月荏苒,及其少言。

      像梨花辞别东风流水,你们的相遇是一首田园里的赞美诗,但旧时风华,沦于风沙。
 
      所以,你微笑着决定了追逐的理由,即使结局会烟波浩渺,即使一生一世一次错过。

     自始至终,你未曾后悔过。

     哪怕再见,在梦中。

     你眺望繁星,明月清风,像一首歌,将你轻轻漫过。
 
      一次绝响,一生静默。

       几何时,你心心念念的那人,只会出现在梦中,春霞秋暮一年一年,夏荷冬风岁岁朝朝,他都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 你夜夜采梦,芳华遍地,只为他一人留,你也曾将信托孤鸿,但西华难懂在梦中。
 
    你有没有问过, 一枕清霜,可曾记得你心上开出的那朵花?可会惦念你遗落的那句话?

     你说,答案我懂,多言无用。

      是啊,采梦半生,你不曾悔过。岁月蹉跎,你的未亡人儿,如今去了那里?

      你的眸中映出星空。笑说。

      在梦中。

      唯有梦中。

      南方相思果,北都月华浓。那些美好的晚霞,你们曾许诺过。但今日,他已成了你一生的云翳。

      所以,那朵花才会凋零,但十二月还有冬风,是风吹落了你袖中的花朵吗?

     这答案,你懂吗?

     那些恼人的雨露,会吹进你梦里吗?

     只愿今晚,你可安眠。和风细雨,温言断缘。

      再醒时,那朵花,还会再开吧?

      至于那人,就让他远行去吧,毕竟他不是归人,只是过客。

      今日你先睡去,明朝,丁香依旧。

(写写幺蛾子证明我还活着。。。)